红高粱app

方辰微笑的看着牟其仲坐了下来,然后用公筷给牟其仲夹了一块水煮鱼。

“牟总,你来评鉴一下燕京饭店的水煮鱼正宗不正宗,如果不正宗的话,这顿饭钱燕京饭店就不要想了。”方辰笑着说道。

众人都呆住了,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方总竟然给牟其仲夹菜,而且还让牟其仲评鉴一下味道,这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吗。

而且看方总笑呵呵的模样,什么时候,方总和牟其仲的关系这么好了?

刚才如果不是方总开口,都已经有人准备叫保安把牟其仲轰走了。

牟其仲这也太不懂规矩了。

现在不说什么实力大小的问题,既然两家企业都在跟航空工业部谈卖飞机的事情,那么牟其仲作为竞争对手,是不是应该避避嫌?

这是作为一个人最基本的素质和道德。

这么大大咧咧的闯进来,这是要示威?还是要抢人?

可偏偏方辰把牟其仲留了下来,还对其如此的热情。

他们着实有些摸不清楚方辰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然而最惊讶的还是米尔哈伊,他现在才是整个饭局中最迷茫的人。

长发清纯可爱夏天户外甜美写真

牟其仲认识方先生?

而且关系还不错?

那方先生为什么要出手阻止他和牟其仲的交易?

而如果是敌人的话,那又为什么不把牟其仲给赶出去,而且请他吃饭不说,还给其夹菜?

米尔哈伊的内心彻底凌乱了。

想了数息,他决定还是默不作声的好,方先生想做什么事情,岂是他能够质疑过问的。

牟其仲眼睛微微一眯,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方先生,今天不把话说个清楚,这菜我恐怕是无法下咽,甚至如鲠在喉,食不甘味啊。”

话音一顿,牟其仲继续说道:“而且败军之将,又有什么资格吃方先生你的菜。”

方辰淡淡一笑,对于牟其仲唇枪舌剑毫不在意,开口说道:“牟总是商界前辈了,能坐在这里,就是给我方辰面子。”

“前几次相见,时机和地点都不太对,一直没能和牟总推杯换盏,促膝长谈,请教几句,一直都是我的一大遗憾,正所谓捡日不如撞日,区区薄酒,牟总就不要太客气了。”

“而且,我也从未把牟总当做真正的对手。”方辰斩钉截铁的说道。

说实话,最早的时候,他还考虑过,如何抢在牟其仲前面把飞机的事情谈成。

可是后来,卡丹尼科夫邀请他,开办汽车联盟,搭上了卡丹尼科夫,甚至叶利钦这班车,方辰就没把牟其仲当成什么对手了,没有必要,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从那一刻开始,他已经把牟其仲甩出去十八条街去了。

他一个月挣的钱,是牟其仲倒卖飞机二三倍,他吃饱了撑的,没事去想着怎么对付牟其仲。

如果真要特意针对牟其仲,他直接给马克西姆打个招呼不就得了,量马克西姆也没有胆子把飞机卖给牟其仲。

而为什么还要挣倒卖飞机的这笔钱?

这话怎么说哪?

这年头,没人嫌弃钱多烧手吧?

像倒卖飞机,轻而易举就能挣好几个亿的买卖,他凭什么要让给牟其仲做,他又不是开善堂的。

商业竞争就是战场,讲究的是你死我活,从来没有怜悯二字,谁也没说有故意给竞争对手留条活路的,不都是赶尽杀绝的。

方辰觉得他没有动用自己的人脉,封杀牟其仲已经很仁慈了。

今天事情之所以发展到这种地步,除了他要挣钱,牟其仲挡了他的路之外,剩下有一多半的原因是因为潘时屹和肖建波两兄弟。

其实,方辰除了给卡丹尼科夫打了个电话之外,其他所有的事情都是潘时屹和肖建波两兄弟谋划和实施的。

至于说为什么要挑这个时间点来正好卡死牟其仲,这对于方辰来说,只是牟其仲前几次给他带来那些厌恶感,以及背地里骂他的小小回应而已。

顶多就是个小恶作剧级别的。

可是现在看来,他的小小动作,对于牟其仲就是灭顶之灾。

不过也没办法,牟其仲和他相比,差不多就是蚂蚁和大象的差距,大象走路的时候,恐怕很少会考虑到蚂蚁是不是能承受的了他脚掌的踩踏。

其实,方辰对于牟其仲的感情也比较复杂。

不管牟其仲是说了多少大话,吹了多少的牛,甚至最后闹的身陷囹圄,关了十八年。

其在华夏商业史上,都是一个逃不开的人物,留下了不可磨灭的一笔。

作为一个商人,他是第一个登上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的华夏商人,也是第一个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年会的名人录留名的华夏商人。

他被誉为华夏首富,也同样被骂为华夏首骗。

牟其仲就是,华夏商业天地初开,一片荒莽的最好写照和注脚。

方辰其实内心深处,是对牟其仲这位传奇人物有种莫名的敬重的。

只不过,敬重是一回事,跟着牟其仲搞事又是一回事,他怕被牟其仲坑的连裤子都当掉。

至于走到现在这个地步,他只能说,商业竞争就是商业竞争,牟其仲现在挡了他的路,那就只能不好意思了。

随着这话,牟其仲的面色到是好看了不少。

不过转念一想,牟其仲露出苦涩的神情,看着方辰的神色也有些复杂。

过了数息,这才缓缓的说道:“以方先生的实力,我的确不配做方先生的对手。”

他现在想清楚了,的确,以方辰的实力,如果想针对他的话,事情压根就走不到这一步。

就看现在米尔哈伊想给方辰当孙子都求而不得的模样,方辰一句话,米尔哈伊就不会答应和他做这笔买卖,更别说来到华夏了。

方辰摇了摇头,“牟总误解了,我没有看不起牟总的意思。”

牟其仲能这样百折不挠,甚至追到他这里,他对牟其仲其实是打心里眼里比较佩服的。

牟其仲也不回应,而是目不转睛,直勾勾的盯着方辰,“我心中还有一个疑问想要请方先生你帮我解开一下,要不然这顿饭我真吃不下去。”

方辰伸出手,笑道:“牟总但说无妨。”

牟其仲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想知道,方先生在去年的时候,身价多少,是不是只有当时那三个编织袋里的钱。”

方辰有点懵,他着实没想到牟其仲这么正儿八经的发问,最后竟然问的是这么一个跟现在不着边的问题。

不过想了想,方辰还是点了点头,笑着说道:“那大概算是我的第二桶金吧,摆了半个多月的摊,挣了八百多万。”

此话一出,牟其仲瞬间倒吸一口凉气,虽然他已经猜到是这样的结果,但是方辰亲口承认,还是给予了他巨大的震撼。

“那你为什么能……”牟其仲指了指米尔哈伊,苦涩的说道。

就是知道了现实,他心中的落差才更大了,方辰以八百多万的身价,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已经发展到了权势滔天的地步。

这种他梦寐以求的地步!

牟其仲的话只说了半截,方辰想了数息,这才算是知道牟其仲的未尽之意。

看了一眼,一脸懵逼的米尔哈伊,方辰顿时笑了,他们说的都是华夏语,对于米尔哈伊来说,简直跟听天书差不多。

方辰笑着说道:“牟总想说的恐怕是,我为什么能这么轻易的驱使米尔哈伊?我在俄罗斯创下了多大的产业?”

说完,方辰又看向了米尔哈伊。

虽然听不懂华夏语,但是自己名字的发音他还是能听懂的,知道方辰在说他,米尔哈伊的脸上瞬间堆满了笑容,如同盛开的向日葵一般,无比灿烂。

牟其仲点了点头,冷冷的看着这一切,他现在觉得米尔哈伊此时的模样,好像一头等待着主人宠幸的狗。

方辰揉了揉鼻子,有些玩味,甚至有些忍俊不禁,牟其仲这话说的,不是故意让他装逼吗。

“牟总,这样吧,一会过来个人,他知道我的情况,而且你也认识,等他来了,由他来详细给你介绍一下我。”方辰笑着说道。

他的脸皮还没有厚到能自我吹嘘的地步。

正好,潘时屹现在已经在来的路上了,还是让潘时屹来替他说吧。

不过,他相信牟其仲见到潘时屹的表情,一定会很精彩。

牟其仲呆了一下,然后难以置信的说道:“我认识?”

方辰点了点头。

见牟其仲还想说什么,方辰直接将其制止,“牟总,等人来了,你就知道了,现在稍安勿躁,咱们先吃,再不吃这菜就凉了。”

见状,没办法,牟其仲只得拿起筷子,一脸茫然的带着满心的疑惑吃了起来。

方辰本身也不爱喝酒,上辈子是没办法,为了公司,为了挣钱,只能在酒缸里泡着。

这辈子,有了自主权,能不喝酒他就不喝酒,而且现在他的实际年龄还小,喝酒伤脑,他可没自残的毛病。

牟其仲是心中一直挂念着究竟是谁要来,方辰究竟是怎么做到现在这种地步的,也无心喝酒。

两人坐在一起,虽然没有酒来调节气氛,但边吃边聊一些无关商业的话题,虽然不说相谈甚欢吧,到也不复之前剑拔弩张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