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m2xyz菠萝蜜

方别三人确实已经来到了那古野城。

这座城池不要说和应天府那样的神州大城相提并论,就算和洛城比起来,也是颇有不及的。

但这偏偏又是一座地处险要修建合理的险要城池,远远望去,就感觉这不是一座能够轻易攻陷的要地。

不过远远望去,城门紧锁,气氛肃杀,看起来这座城池正在经受巨大的战争风险。

“就是这里么?”方别回头看向阿市。

这一路上并没有遇到什么多余的危险,或者说有方别和颜玉一路护送的前提下,一切的危险也都可以忽略不计。

至少说是大多数的危险。

“是的。”阿市点了点头:“哥哥一定担心坏了。”

这样说着,阿市看向那古野的城头,突然表情一变,瞬间在原地跳着招起手来:“哥哥大人!我回来了!”

在阿市的呼喊声中,前方的城池缓慢打开了那坚固的城门。

……

……

清纯若隐若现巨乳美女极度引诱宅男

“这位就是侠士方别。”

当来到织田信长面前的时候,阿市指着方别给自己的兄长介绍道:“我回来的时候遭遇到了甲贺忍者的伏击,泷川家的护卫都因为我而战死了,多亏了方别的帮忙我才平安回来。”

这样说着,阿市看了看四周,随后开口道:“看哥哥的样子,您应该已经知道了甲贺忍者已经投靠今川义元的消息了。”

在阿市介绍的时候,方别也在暗中打量着眼前的男子。

虽然说这个世界的世界线距离原本世界已经有了诸多偏离,但是当这位大名鼎鼎的织田信长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任谁都会感到非常的期待。

不过让方别没有那么满意的是,这次见面,织田信长并没有穿他相当喜爱的女装,据说织田信长女装起来可以和阿市争奇斗艳,两个人一起盛装去逛夜间集市的时候,那可几乎是那古野一景。

方别是很期待织田信长女装的样子,不过眼下织田信长一身白袍,内穿盔甲的样子,同样显得相当的威武俊秀。他身材相当高大,在普遍身材矮小的东瀛人中显得有些鹤立鸡群,不过用现代营养学的观点来看,主要是因为东瀛物资匮乏,居民日常营养不足,所以说才会普遍发育不良。

而东瀛战国时代更是绝大多数人连普通的口粮都没有办法满足的年代。

但是织田信长也好,阿市也罢,他们都是出生于大名之家,从小都没有为衣食所忧愁,不要说织田信长,就算说阿市自己,也是雪白丰盈,骨架舒展,可见人的美丑和幼时的饮食条件有着莫大的关系。

而织田信长则看着打量自己的方别,在他看来,方别身材适中,骨架精干,虽然看起来意外地比想象中普通很多,但是看着眼前这个少年的眼睛,却又感觉他的内心深处有着庞大的力量。

“你有兴趣成为我的武士吗?”织田信长开口就问道。

“很抱歉,暂时没有这个兴趣。”方别毫不犹豫地笑着说道:“不过我有兴趣看着织田大人布武天下。”

“什么时候我的志向传得这么远了?”织田信长笑了笑,回头看向阿市:“是不是阿市你又和他们聊了太多关于我的事情?”

“只提到了一点点而已。”阿市嘟着嘴说道:“总之,我们先进去说吧。”

织田信长拍了拍脑袋:“如果阿市不说我倒也忘了,来来,我们先进我的府邸慢慢聊。”

这样说着,织田信长回头看向一直沉默的颜玉:“您就是最近传说中的那个人吗?”

颜玉笑了笑,笑容款款:“在我确定织田大人指的是哪个人之前,我并没有办法给您肯定的答复。”

“不过,在下倒是不担心织田大人会布下埋伏对付我们。”

“就让我们先进屋谈吧。”

“走了这么久,脚已经很乏了,也想品尝一下东瀛的茶水。”

既然颜玉已经这样开口了,很快,众人就一同进入城中,然后进了织田家的大宅。

方别一直在注意观察着四周的布局,确实,那古野城是他也没有来过的地方,此时第一次来,出于职业习惯,少年还是想观察一下可以进行躲藏的位置以及逃跑的路线,就和那种这个钟楼适合架两台重机枪封锁街道是一个思路。

而织田信长则注意到了方别的动向:“方别侠士对城里的构造很感兴趣?”

“只是出于职业习惯罢了。”方别笑了笑,不动声色地说道:“当然,不是出于密探的职业习惯。”

少年做了这样的补充,一时间众人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而等最终落座在大宅的客厅之中,阿市向众人欠了个身离开,而同时已经有侍女端上了茶水和点心。

“阿市不听一下吗?”方别伸手叫住了这个打算离开的少女。

“哥哥说这是男人们的谈话,我不应该在这里旁听。”阿市低声说道。

“既然这样的话,我也应该提前离开了。”在一旁的颜玉不由笑道。

织田信长大笑起来:“既然两位信得过舍妹,那么阿市你愿意在一边听听吗?或许我也需要你的意见呢。”

阿市闻言不由向着颜玉鞠躬致谢:“那就谢谢颜玉小姐了。”

阿市之所以离开,不过是因为以前的惯例,虽然织田信长是一个不太看得上礼法规矩的人,如果可以的话,阿市想在哪里就在哪里,但是平常和手下的家臣议事的时候,旁听的阿市常常会惹人非议,所以阿市为了避免给兄长添麻烦,所以到了这种场合,她都会自行提前离场。

不过这一次有方别和颜玉挽留,织田信长当然不会勉强。

茶水在杯中倒满,萦绕着香气。

织田信长隔着茶杯看向坐在对面的方别,笑了笑:“方别侠士,我听说你来自神州。”

“神州是一个好地方吧,我听说你们有一位至高无上的皇帝,统治着那片大陆的所有土地。”

“我听过这样一句话,叫做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是不是真的这样?”

“是的。”方别点了点头:“虽然说在绝大多数的情况我们的国家都属于一位皇帝统治,但是每隔数百年,都会有一场浩大的改朝换代。”

“腐朽的旧王朝摇摇欲坠,就会有贫困的农民揭竿而起,尝试推翻旧的王朝建立新的王朝。”

“当然,绝大多数的情况下,那些起义的农民都是为那些旧王朝的王侯将相封疆大吏作了嫁衣。”

“三国演义的小说织田大人看过了吗?”

“三国演义?”织田信长这一瞬间竟然有些迟疑:“你是说三国志吗?”

“最近有人从神州带回来的历史兵法书籍,我倒是有所涉猎。”

织田信长这么一说,方别不由哑然失笑起来。

是的,因为长期以来东瀛缺乏足够的历史和文化,所以面对比自己先进的文明,往往会呈现出一种如饥似渴的状态,就像是一块海绵,拼命地吸收所能够接触到的水分。

就如同现在,因为东瀛正处于战国时代,渴望平定战乱统一东瀛的人当然不止织田信长一个,但是如何统一东瀛,那么肯定要有横绝的武力和百战不殆的军队,兵法瞬间就成了重中之重,所以他们大量从神州购买了所谓的兵法书籍。

而这样的兵法书籍,当然有孙子兵法之类的正常兵书,但是相对于比较晦涩的孙子兵法,毫无疑问是更加跌宕起伏的三国演义之类的历史小说更加受欢迎。

所以是真的有很多东瀛的大名和家臣人手一本三国演义,并且详细按照其中的兵法战例,进行大量的所谓的夜袭,劫粮,火攻之类的操作,你还真的别说,这些战法战例,如果能够妥善地应用于战争之中,反而有时候会有出乎意料的作用。

至少说比所谓的十则围之背水一战之类的晦涩说法更加的深入人心。

而织田信长当然也是看过三国演义的。

“是的。”方别点了点头,他可不管这一瞬间织田信长脑海中究竟是什么想法,而是顺着自己的思路说了下去:“汉朝是我们国家一个伟大的朝代,它前后历经两汉,延绵四百多年,曾经威震天下,横扫八方,但是即使是这样一个伟大的朝代,最终还是会因为种种的问题,积重难返,最终走下了大厦将倾的地步,其中的黄巾起义,就是为汉王朝敲响的丧钟。”

“但是黄巾起义,也最终没有能够将汉朝毁灭,相反,这场声势浩大的起义被汉朝的能兵强将给镇压了下去,所有的起义军都被打败,他们的头领都被杀死。”

“国恒以弱灭,独汉以强亡。”

“即使是在汉朝即将灭亡的时候,他依然有着非常强大的军队,仅仅一个军阀的实力,就可以轻松地压服四周的蛮夷军队。”

“这些原本属于汉朝的臣子,最终开始觊觎神器,他们彼此开始不顾汉朝皇帝的号令,彼此攻伐,甚至开始试图通过控制皇帝陛下本人来掌握更高的权威。”

听到这里,织田信长不由饶有兴趣地插嘴;“你说的是曹孟德吗?他确实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个人物。”

所以你知不知道你在很多时候都被和这位好人妻的曹公相提并论吗?方别在心中暗中腹诽道,但是依然点了点头说道:“是的,就是曹孟德公。”

“我之前说过。”方别看向织田信长:“绝大多数的农民起义都不过是给这些王侯将相作了嫁衣,只有绝少数的农民起义最终推翻了旧王朝,以至于推翻了旧王朝的那些封建军阀,自己建立了新王朝。”

“不过在神州众多的朝代之中,只有两个朝代做到了这一点。”

“都有着彼此的历史原因,信长大人知道是哪两个朝代吗?”方别问道。

“我看过你们国家的历史,我没记错的话,一个就是方公子之前提过的汉朝对吧。”织田信长开口说道。

不知不觉间,织田信长对于方别的称呼,就从生涩的方别侠士变成了方公子,就这一点而言,甚至要比阿市变得还快。

“是的。”方别点头:“正是汉朝,汉高祖刘邦斩白蛇揭竿而起,顺着陈胜吴广王侯将相宁有种乎的口号,最终消灭了曾经一统六国的秦国,建立了新的王朝。”

“顺带一提。”方别看着织田信长说道:“在秦国还存在的时代,在神州也曾经有过一个战国。”

“那个时候,我们有一位周天子,曾经延绵统治了这片土地长达八百年的时间,倘若他不曾被推翻的话,那么我们也会有一位天皇大人。”

当方别提到了天皇的时候,织田信长目光为之一变。

方别注意着织田信长的神情,然后笑着说道:“请问我能说下去吗?”

“愿闻其详。”织田信长开口说道,态度前所未有的认真。

是的,至今为止,东瀛依然有着一位名义上的统治者,那就是在京都的天皇大人。

天皇大人的代言人就是幕府的将军,幕府将军名义上有着统治整个东瀛的权力,所有的大名都受到幕府将军的管辖。

但事实上,都受管辖的另一面就是都不受管辖,正如同眼下的今川义元要来攻打织田信长,如果幕府将军有用的话,织田信长还用这样焦急的纠结军队,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接下来的这生死一战上吗?

只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今川义元还真是幕府将军的亲戚。

“我们的周天子,那个时候就很像如今的天皇大人,也如同你们的天皇大人一样,他已经丧失了权威很多年了,对于手下的那些诸侯已经完失去了控制力,今天来个国家问九鼎的重量,明天来个国家想要王的称号。”

“不过最终,秦国还是扫清六合,席卷八方,不仅将整个神州的其他六个国家悉数灭掉,连这个持续了八百年的周王朝本身,也没有丝毫的手下留情。”

“我现在想问一句。”方别看着织田信长:“您究竟是想要做那个统一六国的嬴政?”

“还是想做那个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曹孟德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