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ccapp苹果系统

黄瀚知道有了如此好事哪能白白放过,他道:

“妈妈,你约宋阿姨晚上来我家吃饭,爸爸,你约秦叔叔,我已经让成文阁和钱爱国约成叔叔和钱叔叔了,我今天晚上准备跟他们好好聊聊!”

张芳芬聪明着呢,立刻意识到黄瀚在打无息贷款的主意,笑道:“你是不是喊他们来商量,准备让他们用个人的名义拿些贷款?”

“妈妈真聪明,我是准备这样做,国家给这种贷款,目的就是发展经济,我们拿贷款是为了投资兴业,完是响应国家号召!”

“得!又唱高调。我还不知道你呀,粘上毛比猴都精。”

“妈妈,这不是唱高调,国家给个人放无息贷款的目的是为了发展经济,我们借贷的目的就是用于投资,就是为发展经济做贡献,这就是大力支持国家的方针政策。”

“好好!你对,你不是占国家的便宜,是支持国家发展经济。我会打电话跟他们说。”

“咦,妈妈,你这话言不由衷啊!”

“嘻嘻!明明是夸你呢!你听不出来呀!”

“还就真的没!”

耳濡目染,已经具备经济头脑的黄馨眨巴眨巴眼问道:“妈妈,我可不可以申请那种没有利息的贷款呀?”

“怎么着?你也想弄些贷款呀!”

荒原中静静伫立的黑长直高冷女孩

“是啊!傻子都知道这种贷款的好处。不要白不要!”

“你还小呢,又没有工作,哪有可能拿到贷款?”

“是这样啊!”黄馨一脸失望。

黄道舟道:“黄馨,你别学黄瀚,要一心读书,别成天想着这些事,那是舍本求末。”

黄馨吐了吐舌头,道:“我不是想帮着‘事竟成宾馆’增加资金么!”

“你只要好好读书就行了,家里的事用不着操心,开宾馆的钱不是个事儿。”

黄瀚道:“对对对,办法多着呢,姐姐,你万万不能分心,记住了,考上名牌大学才是你的第一目标。”

“别说你姐姐,你也是!”黄道舟很严肃道。

下午上学的黄瀚没有在课堂上写书稿,而是在画图,画“事竟成宾馆”的草图,估算出总投资大概需要多少。

准备拉上成文阁、钱爱国家参与,用不着瞒着他们,课间时间,俩人问起黄瀚画了什么时,黄瀚略微跟他们讲了讲。

这俩小子没有经济头脑,黄瀚怎么说怎么好,但是听黄瀚说“事竟成宾馆”内会办起浴室后,都乐坏了。

这年头的洗澡问题是个大问题,夏天没这个烦恼,随随便便都能凑合,数九寒冬麻烦就大了。

几乎每个冬天都会有由于洗澡发生的事故,绝大多数是妇女。

那是因为相当对于男子,女人去澡堂子洗澡更加麻烦,有可能排队几个小时都轮不上。

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有些妇女支起塑料浴帐用蜂窝煤取暖,在家里洗澡,稍微不小心,就会发生一氧化碳中毒的事故。

要是被发现得晚了,就有可能死在洗澡桶里。

以前,成文阁一直是去联运公司内部浴室洗澡,钱爱国是去县政府招待所大浴池,自从认黄瀚做了大哥,这俩小子都是陪着黄瀚在“甘泉池”开汤前一刻钟就去占位置。

虽然“甘泉池”的干部和职工都另眼看待黄瀚几个,但是这里的卫生条件实在不敢恭维。

又由于绝大多数时间都是人满为患,黄瀚三人也不好意思长久占着躺椅,总要给老年人让位置。

因此洗澡真的很不爽,今年冬天就能有个高档些的浴室,而且自己其实就是老板之一,哼哈二将哪能不欢喜。

“大哥,‘事竟成宾馆’的浴室今年冬天真的能够开张?”

“肯定能。”

“我们在里面洗澡还要不要给人家让座?”

“应该用不着,因为宾馆里的浴室主要是为了内需,不刻意做外面的生意,不收三水县饮食服务公司的澡票,只收现钱,而且价格三倍以上。”

这年头洗澡属于社会主义职工的福利,没有自办浴室的单位都会向饮食服务公司购买洗澡票。

以前在煤球厂工作的黄道舟,每个月拿工资时都能够领到几张洗澡票,价值一毛钱一张。

三水县乃至于扬州地区跟其他城市不一样,爱泡澡堂子的人特别多,黄瀚也是其中一个。

三水县澡客多,澡堂子少的现象一直到了九十年代中后期,大量私人的浴室出现才告一段落。

“事竟成宾馆”浴室开张也解决不了浴室不足的问题,但是黄瀚准备不走大众路线,采取提高卫生标准提高票价的手段,划分顾客群。

钱爱国道:“对呀,不收洗澡票,舍得来洗澡的人肯定少多了,位置不会紧张,我们当然用不着给年纪大的让座了。”

成文阁不以为然道:“你傻呀!那澡堂子是咱们家的,没人来洗澡怎么赚钱?”

“咦!也是,为了赚钱,我还是愿意位置不够,需要我们给让座的。”

成文阁和钱爱国热烈讨论有关于澡堂子的问题,黄瀚觉得好笑,叮嘱他们别瞎嚷嚷,不许让别人知道他们家跟自己家合作开办“事竟成宾馆”。

这其实仅仅是名义上的宾馆,黄瀚不可能按照星级标准来建造、装修,一是玩不起,二是没有必要。

只要做到干净、整洁有抽水马桶,有热水澡洗,冬天有暖气,夏天有电风扇,这个宾馆就超过了扬州地区绝大多数政府招待所的条件。

这就足够了,再好纯属浪费,无端增加成本。

因为此时的个人、公家都不富裕,出差人员的住宿费都有严格限制,价格定贵了,大有可能有价无市。

按照五十个标准间计算,一个人四块钱,一百人能够收取四百块住宿费。

宾馆无论怎么运作,绝无可能天天客满,算多一点,客房部一年的营业额也只不过十万块钱左右。

这时候出差的人住宿绝大多数不以房间计算,而是按照床位来。

两个陌生人合住一个标准间在两千年后不敢想像,在此时纯属正常。

员工工资、水电费、耗材费等等费用算五万块,一年赚五万块毛利肯定能够做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