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2d6vip官网

金乌西落,夜幕降临,梁军营地,李笠正在巡视,因为这是友军营地,所以大都督王僧辩派人陪同。

李笠看着满地伤员,心情沉重。

如果他再来晚一些,可就真的只能给友军送终了。

两军交战,人员伤亡最大的时候,不是在两军交战时,而是一方溃败后,另一方乘胜追击时出现。

傍晚时,李笠的徐州军刚好是在梁军溃败、齐军开始追击时出现,他们的出现迫使齐军停止追击,收兵重组阵形准备第二轮作战。

如此一来,溃逃的梁军将士逃过一劫,否则在齐军的优势骑兵追击下,梁军这边除了些许骑兵能跑掉,其他人全都要完。

徐州军出现后,溃兵之中有的人继续跑,过几日就能收拢,也有的兵反应过来,返回战场。

所以梁军的伤亡虽然不小,辎重也被烧了一些,但还不到惨败的地步。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一支军队打了败仗,伤亡很大,但若老兵和中下级将领还在,事后补充新兵,很快能恢复战斗力。

可一旦老兵和中下级将领都伤亡殆尽,那么即便事后招募新兵、重建相同兵力的军队,其战斗力可是天差地别。

因为损失的中下级将领何老兵,就像人的筋骨,断了,就真的废了。

而一般的兵卒,就如同皮肉,即便伤得血肉模糊,只要没伤到筋骨,便只是皮外伤,休养一阵子就好。

清新面孔各种色彩

李笠大概看了看友军的伤亡情况,对接下来还能不能打,心里有了数。

打是打不成了,今日梁军确实败了,伤亡不小。

败因就是战前寄予厚望的铁丝网被敌人破解,导致己方触不及防之下,被敌军骑兵突破军阵侧翼,导致崩盘。

不过虽然被打得“血肉模糊”,但未“伤筋动骨”,梁军目前攻不足,守有余,只要及时补充兵员,一两年就能恢复战斗力。

但现在许多兵卒惊魂未定,再让他们面对几乎没有太多伤亡、士气高涨的齐军,恐怕还没开战,气势上就矮了一截。

所以必须撤退,今晚就撤到南边数里外的长社城,之后看情况再弃城南撤。

这是李笠的建议,王僧辩、陈霸先和诸将商议过后,决定撤退。

因为真的打不下去了。

敌前撤军风险很高,尤其面对精锐的敌人,稍有不慎就是溃败,但李笠认为今夜撤离、全身而退的几率不小。

因为,其齐帝高洋会被他故意摆出来的“双轮车”给吓住,对于夜战举棋不定。

所以朱买臣到敌营走一遭,是给双方一个台阶下,有惊无险,平白捡一个功劳。

功劳是“赚得齐帝决定来日再战,为己方后撤赢得宝贵时间”。

当然,在对方看来,台阶就是“梁军无耻,明明约定来日再战,却趁夜开溜”。

拿人手短,拿了好处的朱买臣,总得有所表示。

李笠在火光闪烁的营中走着,因为徐州军的铠甲、装束很有特色,所以将士们很快就注意到他。

当他们得知,眼前这位高个子就是大名鼎鼎的“鄱阳李三郎”、也就是今日率军赶来救援的主将时,纷纷涌上前,要和李笠握手。

并且亲口说一声:谢谢。

“谢谢”两个字,从口中说出来轻飘飘,却有千斤之重。

这是由衷的感谢,从操着不同口音的人口中说出来,李笠看着一张张诚挚的笑脸,只觉这几日的劳累值了。

不断有人伸手出来,李笠一一握手,不用说话,情谊都在这一次次握手之中。

因为将士们都明白,今日若不是李笠带着徐州军骑兵及时赶到,他们就完了。

对于救命之恩,怎么谢都不为过。

闻讯赶来的将士越来越多,现场拥挤起来,然后变成人山人海,仿佛赶集一般热闹,因为人人都想见见大名鼎鼎的李三郎。

要知道,十年前,就是李三郎击败并俘虏了做乱的侯景。

是李三郎击败了作乱的藩王。

是李三郎协助官军收复荆襄、沔北。

是李三郎收复了淮北徐州,还接连击败了齐国数支大军,甚至把御驾亲征的齐帝都打得没有脾气,灰溜溜撤军。

若之前,大伙还觉得李三郎能做到的,或许也有其他将军能做到,可今日,御驾亲征的齐帝派出精锐来战,他们打不过,败了。

两相对比,更显得李三郎当初的战绩是多么耀眼。

虽然当时是防御战,可后来,李三郎率军奇袭齐都邺城,甚至攻入城里烧了齐国太庙,换别人,做得到?

守卫国都的军队,肯定是最精锐的,这次李三郎可是攻,不是守!

所以,谁都想看看这赫赫威名的李三郎,长得什么模样。

李笠眼见着人越聚愈多,生怕出事,赶紧站上一辆双轮车,向四周无数眼巴巴看过来的人们,振臂高呼:

“大伙某要担心,王使君和陈使君,会带着大伙平安回家的!”

“而且,徐州军将士也会与大伙并肩作战,不让北虏占一丝便宜!”

这里是别人的军营,他得“自重”,免得让人误会他收买人心挖墙脚,寥寥几句,却引得将士们发自内心的高声欢呼。

声浪一波接一波,现场气氛愈发高涨,李笠宛若后世被追星族、粉丝包围的小明星,高呼起来:

“大梁万胜,大梁万胜!”

有常胜将军鼓劲,无数将士跟着喊起来,激动万分:“大梁万胜,大梁万胜!!”

欢呼声向四周扩散,中军处,王僧辩与诸将听得这欢呼声,松了口气:士气又回来了,

方才李笠说去巡营,顺便鼓舞士气,现在还真就把士气鼓舞起来。

虽说赶不上开战前的士气,但将士们总归不会再垂头丧气,毕竟,今日确实吃了个大败仗。

刚从齐营归来的朱买臣,是走着“鸭步”入的营帐,眼见着一番布置只有,就要连夜撤军,他激动不已:

若能顺利撤军,保住王僧辩沔北官军的实力,就是保住湘东王的脸面,这可是大功一件。

李笠这小子把一份大功劳让给我,可真是个厚道人啊!

想着想着,他干咳一声,问王僧辩:“王公,将士们做好撤退准备否?”

见王僧辩点点头,朱买臣又看向陈霸先。

陈霸先今日率军突围,刚冲出去不久,得知徐州军赶来,立刻带领部下杀回战场。

他不等朱买臣发问,表态:“淮西兵马,也做好准备了。”

“那,就请赶紧动起来,依次南撤,可不能耽搁。”朱买臣说到这里,不忘补充:“李使君率军断后,定能保大伙无事。”

话音刚落,帐内众将不由得看了朱买臣一眼。

不是湘东王的亲信么?怎么这么给李笠脸上贴金。

不过没人质疑朱买臣的话,今日若不是李笠率徐州军及时出现,他们要么沦为阶下囚,要么就变成野地里的孤魂野鬼了。

说是欠了李笠一条命,也不为过。

李笠主动提出,今夜由徐州军负责断后,当然,诸军也会分派精锐,协助李笠一起断后,之后再徐徐南撤。

而徐州军要留在最后走。

夜里撤军很麻烦,更别说是敌前撤军,不过只要有劲旅断后,各部兵马依次撤往南面数里外的长社,还是能做到的。

到了长社,骑兵走陆路,步兵和辎重乘船经洧水顺流而下往南走,与齐军脱离接触,刚攻下来不久的长社就放弃了。

陈霸先并不怀疑李笠的能力,但出于谨慎,还是问:“只是这一撤,朝廷那边…”

“朝廷那边,我会上表谢罪。”王僧辩表态,作为主帅,他该有担当。

此仗己方伤亡不小,打是打不下去了,得赶紧撤。

李笠隔着这么远都跑来增援,他再推诿责任,太不像话了。

杜龛见丈人揽责,想说什么,但没开口。

今日一战,他部下的伤亡不小,将士们确实打不下去,只能赶紧撤,能撤回去就是胜利。

至于湘东王会如何怪罪…

若不是李笠及时赶到,全军覆没都有可能,那倒是不用考虑湘东王会如何怪罪。

现在,李笠都表态说晚上亲自率军断后,他还能担心什么?

虽然杜龛和其他人一样,不明白李笠有何依仗能靠两三千骑兵在夜间断后,阻断齐军的追击。

要知道晚上骑兵也不好跑动太过。

即便晚上挡住了,天亮以后呢?

但没人有底气质疑李笠,既是因为其战绩,也是因为对方体现出来的信心。

朱买臣也表态:“诸位勿忧,本官也会上表,陈述实情,想来湘东王…以及朝堂诸公,会体谅的。”

陈霸先瞥了一眼朱买臣,见其喜上眉梢的模样,不由心中一叹。

朱买臣是湘东王的心腹,有他帮说话,或许,失了脸面的湘东王还真就不会为难诸将。

这也是多亏了李笠,陈霸先看得出来,李笠是故意送一个功劳给朱买臣,哄得对方喜滋滋,真是不简单。

再想想不通人情世故的儿子陈昌,陈霸先觉得有些无奈。

虽然他很佩服李笠的表现,却依旧怀疑今晚己方能否顺利撤军。

正所谓尔虞我诈,双方相互算计,一个要溜,另一个不至于傻傻的等到天亮。

齐军之中,能征善战的将领不会少,随齐主出征的官员,也不缺聪明人,对方肯定会想到今夜梁军可能会撤。

对方若派精锐过来探虚实,真就会被李笠给拦住,无法追击?

到了天亮,若对方派出骑兵紧追不舍,己方即便撤到长社,又如何能够继续南撤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