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影视app无限播放

不止是曾淇,连带着郝汉也是瞠目结舌。

猝不及防的白人青年和巴祖兄妹俩直接条件反射般扑倒在地上,回过头来看到升腾而起的火光,在无比惊恐中瑟瑟发抖。

他们完全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爆炸的冲击波终于席卷而来,热风吹得人脸一阵烧灼感。

远处的天际传来一阵闷雷般的巨响。

李白默默的掏出手机,发送校射信息,准备召唤下一发飞剑,不,炮弹!

“飞剑?”

郝汉惊疑不定的望向正在扒拉手机屏幕的李白。

“就是飞剑,你个凡夫俗子,有眼不识金镶玉!”

曾淇一口咬定了发生在胡达部落边缘的大爆炸是青莲剑仙李白放出飞剑造成的。

也不能怪她将从天而降的152毫米口径高爆榴弹当成飞剑轰杀,只能说这位姑娘对真正的力量一无所知。

“嘶!”

清纯大长腿少女午后可人私房照

郝汉倒吸着冷气。

他和许多人一样,坚持眼见为实的原则,如今亲眼所见突如其来的轰杀至渣场面,难免心神激荡,惊疑不定。

“李神仙,李剑仙,你能不能教教我?”

曾淇眼睛直发亮,这飞剑太给力了,轰的一下,十几个大活人全变成了渣渣。

“你?”

李白眼底异光一闪,摇了摇头,说道:“你没有这个资质!”

区区肉体凡胎,能够活到八十都已经是谢天谢地,还想要修行术道,完全是痴心妄想。

“怎么会呢?仙人抚我顶,结发受长生,大佬摸个头噻!”

曾淇居然还引经据典的振振有词。

还摸头杀,要不要再开个光嗦?

菇凉你真是够了啊!

李白有些同情的看向郝汉,兄弟伙,辛苦喽!

“摸嘛,摸嘛,点化一哈,说不定就有修行资质,帮我看看,究竟是啥子灵根,火灵根,还是水灵根,五行灵根的哪一种嘛?”

曾淇姑娘的自我感觉倒是颇为良好,越说越不像说话。

“等等,等等,姑娘,你没有灵根,什么都没有,不要看的太多,都是骗人滴!”

李白终于头大,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嘛?

哪儿来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少,多多学习,比什么都强。

“我才不信咧,千里有缘来相见,这是我的机缘,不,仙缘,李神仙在上,请受弟子一拜,憨批,快点儿一起叫师父,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喽,一点儿眼力劲儿都木得,活该被野人抓了祭天。”

曾淇越发的蹬鼻子上脸,还一套一套的,说的挺有道理。

好不容易遇到个真家伙,她哪里肯轻易放过,倒是颇有良心的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拉着郝汉同学欲一块儿拜到李白的门下。

如果说是机缘,其实倒也没错。

只不过李白并没有那么容易的被打动,他依旧在摇头。

“要讲科学,不要玄幻,更不要封建迷信,我还是反封建迷信协会的成员,怎么可能是剑仙,或是神仙,你一定是认错了。”

一脸苦笑的郝汉倒是挺认同李白的话,一点儿都没错,反封建迷信协会的剑仙,这不是打着红旗反红旗嘛!

一点儿都不科学!

“这啷个是封建迷信嘛,师父,能不能把飞剑咒语教给我,好不好嘛,说不定,我一念,真的灵验了呢?”

曾淇非但不信这个邪,一定要坚持到底,就在不久前,还困得要死不活,这会儿就像换了个人似的,活蹦乱跳,就跟孙猴子转世一般。

真是钻进了牛角尖,不碰南墙不回头,不到黄河不死心。

“那我教你一个,你自己念了试试,天灵灵,地灵灵,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太上老君疾疾如律令,剑来!”

李白无可奈何的翻了个大白眼。

好吧,姑娘你赢了。

反正一个舍得杀,一个舍得埋。

“好嘞!~”

曾淇当即把这句咒语给记下了,蠢蠢欲动的想要试试。

试试就试试。

依旧还保持清醒与理智的郝汉,拉了拉她,说道:“这算什么咒语,曾淇,你别犯傻了!”

“憨批,你懂个锤子!大道至简晓得不?那些鬼画符都是骗人傻钱多的憨憨,我看你就是个憨憨,一边去,不要打扰我作法念咒。”

已经是走火入魔的曾淇推开了郝汉,开始摆开架势,指着鸡飞狗跳的胡达部落大声念着李白给自己的咒语。

“天灵灵,地灵灵,天地无极,乾坤借法,太上老君疾疾如律令,剑来!”

轰!~

部落的篱笆围墙内再次升腾起冲天的火光!

李白:“……”

郝汉:“……”

“哇噻!师父,师父,你看嘛,弟子修炼有成,野人们,尝尝老娘的飞剑!”

曾淇一楞之后,原地蹦起三尺多高。

几近一天一夜的水米未进,居然还能够拥有这样的精气神,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

“骗,骗人的吧?”

郝汉结结巴巴,他觉得一定是凑巧。

“胡说,你怎么能质疑师父和我这位师姐,再看我的,天灵灵,地灵灵,天地无极……剑来!~”

曾淇伸手再次向胡达部落一指。

轰!~

瞬间爆发的火光映亮了小半个天空,甚至可以看到无数泥土碎石夹杂着草叶与一些不明物体一起飞向天空。

骗人的,骗人的……郝汉在心里直嘀咕,凑了两次巧而已。

还有,自己的年纪明明比你大七个月,咋就变成师弟了呢?

察觉到郝汉的不甘心,曾淇盯着他说道:“怎么,你对自己的师弟身份不乐意,小心我把你变成师妹!哈哈哈!”

真是得了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她冲着郝汉的下面做了个咔嚓的剪刀动作,吓得好汉条件反射般夹起了腿。

这个女人一定是疯了!

没错,疯了!

“天灵灵,地灵灵,天地无极……剑来!”

扬眉吐气的曾淇今晚要大发利市,师父亲传的飞剑走起!

轰!~

曾淇毫不收敛的笑声在荒原中回荡。

土黑巴祖兄妹和白人青年看着他,一副不明觉厉的模样。

这个华夏姑娘怎么就疯魔了?

每次一指远处,那个方向就会发生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爆炸,以他们的脑回路,恐怕要等很久才能够明白过来。

“曾淇,够了,够了!”

一而再,再而三,郝汉心里渐渐动摇。

远处的土著部落已经被炸了个底朝天,恐怕很难有人能够活下来。

“最后来一发!天灵灵,地灵灵……剑来!”

就像得到了新玩具的小孩子,曾淇的新鲜劲儿未结束,再念了一次咒语。

胡达部落再次遭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