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噻秀app下载

【 WWW.】,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谁知听了这话,管家抢先解释道:“哎呀老爷,可别冒犯了三位大师。小的可是亲眼得见他们的高明,若不是小的苦苦哀求,这三位大师怕是都不会来呢!”

这话说得方老爷更加迷糊了。

但他向来知道管家做事绝对不会糊弄了事,当下对三人就信了几分。

“再说了,前阵子来的那几个人倒是看起来仙风道骨,可惜子言小少爷的病,不是也没好利索吗?小的是觉得,咱们宁可信错一个,也不能放过。要是赵家问责起来,小的怕老爷您不好交代。”

这话,可就说到了方老爷的心窝里了。

他烦躁的不是孙女的惨死,而是怕彻底的得罪赵家。

再加上这几年,死丫头已经渐渐的脱离了他的掌控。

要是赵家真的要找他算账,只怕那死丫头会见死不救。

想到这里,方老爷也下定了决心。

但同时,他也想到如果此事不成,就把这三人杀人灭口了。

总之,不管用什么样的条件,他都要还赵家一个正常的小少爷。

清澈大眼女生捂嘴甜笑粉红连衣裙优雅写真图片

眼中的阴毒一闪而过,随后方老爷便端上了客气的笑容,迎接三人。

“方某有失远迎,还望几位大师海涵。”

但三人并没回话,只是颇为冷淡高傲的点了点头。

方老爷虽有些不悦,但又一想,高人嘛,自然得有点架子。

“几位大师远道而来,一定累了吧。管家,快点给大师们准备斋菜……”

“不必了。”

其中身材最为高挑的大师,甩了甩自己纯白的道袍。

“我们只是为了救人积福而来,而不是上们来当乞丐的,人在哪?别耽误我们的时间。”

方老爷没料到,这三人竟然这么不给他面子。

当下,也就收起了笑容。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一家之主,还是赵家的姻亲,当然没必要太过讨好这三个山野村夫。

管家像是已经习惯了三人冷冰冰的高姿态,立刻出来打圆场。

“三位别急,我家老爷只是想要表达一下我们方家的热情。三位既然忙,那就由小的来引路吧。”

说完,他就带着三人直奔后院。

方老爷瞧着三人的背影,眼中阴毒一闪而过。

招了招手,他叫来下人低声吩咐了一番。

“去吧。”

那下人立刻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方老爷冷笑一声,缓步跟了上去。

路上,管家将赵子言的情况给三人介绍了一遍。

当然他隐瞒了对方作恶多端的事实,只说是受惊了,这才日夜不得安宁。

几人这才刚到后院,就听得院子里,传来一道嘶哑的哭声。

那声音大概已经哭了太久了,以至于现在听起来有些断断续续。

管家眉头一皱。

“三位大师,哭得的便是我家小少爷了。唉,也不知到底是冲着什么了,遭了这么大的罪。”

三人点点头,直接走了进去。

“谁?我不是说了,不许任何生人进来吗?们的耳朵都聋了吗?”方娆一脸火气的骂道。

管家赶紧的上前陪笑,解释了一番后,方娆却并不相信三人的能力。

“他们这般年轻,我看也是江湖骗子,把他们赶出去!”

随着方娆的一声令下,几个赵家的护卫立刻冲了上来。

管家不敢动,正焦急不已的时候,却见三人当中最矮小的那个小道士,竟直接钻了进去。

他口中念念有词,不知从哪里摸出来的朱砂笔在手心里快速的画了一道符咒。

“镇!”

只听得“啪”这么一声,小道士的手心不偏不倚的拍在了赵子言的额头上。

此时,奇迹发生了。

刚才还哭闹不止的赵子言迷茫的看了小道士一眼后,下一刻就倒在了床上。

方娆见状立刻扑了过去。

“孩子!孩子怎么了?干了什么?”

她大声质问小道士,却见后者不紧不慢的收起了自己的朱砂笔。

“夫人,令公子只是睡着了。”小道士语气淡淡的说道。

方娆一愣,随后她才难以置信的探了探赵子言的鼻息。

气息虽然有些微弱,但的确像是睡着了。

方娆看到他的额头上多出来一团红色的痕迹。

刚想要给他擦掉,却被小道士阻止了。

“夫人,这是我给令公子画的镇邪符。有这个在,他才能百邪不侵。”

但方娆却是半信半疑的看着对方。

“如何证明说的都是真的?”

小道士自信的摊开了手掌,只见他的掌心干干净净。

但他们刚才可是亲眼看到,小道士在自己的手上画了一个符咒的!

“如若夫人不信的话,那我再把镇邪符收回来便是。”

说着,他就要动手。

好在方老爷及时赶到,他也是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心中惊讶之余,也是紧着阻止小道士。

“大师息怒!”

方老爷直接上去就要抓小道士的手,结果却被对方不留痕迹的闪开了。

“大师,我女儿也是担心外孙的病情而已,并没有冒犯的意思。还请大师原谅,别收回符咒。”

小道士听到这话,脸上的冷淡也缓和了些。

“我跟师兄们来这里只是为了积德行善,既然夫人信不着我们,那我们就告辞了。”

说完,就朝着门口走去。

方老爷这个急呀!

瞪了一眼不顶事的女儿,随后又堆着一脸的笑,千求万求的希望三人不要离开。

好在三人不是那么铁石心肠,这才同意多待一天。

不过接下来,三人的行为再度刷新了方老爷的世界观。

吃饭的时候,三人拿出了他们的餐具。

方老爷本来还以为他们多少有点穷讲究,但是在看到三人的专属餐具后,下巴差点没掉下来。

“这,这可是上好的羊脂白玉吧!”

只见三人用的碗碟,都是晶莹剔透的羊脂白玉。

大概是因为经常使用的关系,看得出来盘跟碗都是半旧不新。

方老爷也不是没见过,就是没见过真的拿来装饭菜。

这不是暴殄天物吗?

随后,三人当中余下的那位相貌比较温柔的道士解释道。

“方家主莫怪,我们兄弟师兄三人从小就修行,俗世之物对于我们来说乃是穿肠毒药。唯独是这玉器颇有灵气,我们师兄弟三人才可勉强使用。”

说着,又从随身的箱子里拿出了玉筷子,玉勺等物。

方老爷看着他们三淡定自若的样子,自然也相信了他的这番说辞。

但“勉强使用”四个字,可算是让他见识到了这三人的奢靡。

这年头,修道都这么有钱的吗?

三人用完了饭菜,也没有让下人拿走,而是询问下人有没有无根水。

在得知否定的答案后,三人不由得有些失望。

最后还是那个小道士有些为难的说道:“那山泉水总该有吧?”

下人愣了下,无奈摇头。

这下子,三人不由得眉头紧皱。

“我就说不要来凡人家中,麻烦太多,平白无故的又要染上了一身污浊之气!”

说话的是那个个子最高,脾气也最不好的大道士。

“大师兄息怒。”中等个头的二师兄也实属无奈。

“既然想见就是有缘,咱们总不好把人扔下吧?”

倒是那个一见面就让赵子言安睡的小师弟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要不这样,咱们晚上去外面,明天再回来给小公子驱邪呢?”

他的提议得到了俩位师兄的一致同意。

这边,方老爷死活也没料到,这三人居然有福不享,非得去外面受苦?

“三位大师,虽然我们家是简陋了一点,但我也不好让三人来回奔波。不如这样,三位先凑合一下,缺什么我让管家明天去给们寻来可好?”

大师兄冷哼一声。

“我要暖玉做成的床,雪蚕丝的被跟入梦仙枕,都有吗?”

方老爷被噎住了。

这特么的什么要求?最后那个什么入梦仙枕,过分了吧?

他要是有那个玩意,自己就成仙了!

看着方老爷的脸色微沉,小师弟扯了扯自家师兄的袖子。

“算了大师兄,就别为难方家主了。咱们还是住在外面,顺便也可吸收日夜精华呼吸采纳。方老爷,我们先告别了,明日再来打扰。”

说完,就跟二师兄俩个拉着人离开了。

身后,方老爷气得不行。

“这什么仙人?我看就是个骗子!跟老子要暖玉床,也不怕闪了自己的腰!”

这么多年来,哪怕是赵家人表面上对他也算是恭敬。

谁知那年轻人却是一点面子都不给,还把他给嫌弃个够,这让方老爷如何能忍?

管家也连连劝他息怒。

毕竟小少爷的命,还捏在人家手上呢!

“等他们治好了子言,哼哼,我一定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方老爷阴沉着脸色说道。

仙人?呵,他倒是很想知道,这仙人的血肉,跟凡人有何区别?

三人一路出了方家城直奔郊外。

“有尾巴跟着咱们。”

伪装成小道士的林梦雅不经意的瞥了一眼身后,低声提醒其他俩人。

而那个最高挑的,自然是他们目前的最强战力清狐。

“简单,几只小蚂蚁而已,我去捏死就好了。”

但却被林梦雅阻止了。

“先别杀,我还需要他们给我当个证人呢!”

清狐跟余下的吴英有些疑惑的看向了她。

什么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