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最新聚合宝盒直播破解版

杭州刺史府的后花园当中。小小和夫君愁眉苦脸,望着桌子上的那份升官发财的圣旨发呆。小小第一次知道,原来升官并不一定全是好事……

小小愁的是李二陛下的这份圣旨,下得有些莫名其妙。自家夫君仅仅是一州刺史,却要担负起彻查江淮两道数百名官员的重任。这也就罢了,有了王命旗牌和尚方宝剑,倒也不算太难办。可李二陛下的意思却不仅仅如此,他一下子将自家夫君提到正三品的高度,显赫至极,又授予夫君先斩后奏的权利,其最根本的目的,还是为了让夫君便宜行事,甚至说得更直接一些,就是让夫君来当侩子手,杀人灭口……

原本这也没什么,若是换成其他人,此时恐怕已经欢喜得一蹦三尺高了。因为替皇帝陛下处理这样的事情,那只能说明你得到了皇帝陛下的绝对信任。不是有句话是这样说么:为领导做十件好事,不如为领导做一件坏事。可问题是,小小知道自己这位夫君是个什么样的人:嫉恶如仇!

诚然,经过这几年的官宦生涯。夫君身上的书生之气已经少了很多。为人为官也越来越沉稳和老练,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全变了。有道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夫君的性子,从来就一就是一,二就是二!如今既然已经认定了京中的皇子有嫌疑,他会如此轻易的放手么?会按照皇帝陛下的意思来处理此事么……

而江志轩愁的,就正是这事:究竟是顾及自己跟妻儿、还有江家的前途,顺从皇帝陛下的意思来办理此案呢?还是照着本心,将罪魁祸首绳之以法,然后自己成为皇帝陛下的出气筒,以死谢罪……

夫妻俩就这样默默相对,谁都没有当先开口。沉默良久,终于还是小小率先打破了沉默:

“夫君,你……究竟如何打算?”

江志轩长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夫人">,不瞒你说,为夫现在也万分纠结,不知究竟该如何区处……夫人">,你说,为夫该如何是好?”

小小心中其实也非常挣扎,夫君是个文人,文人大多把自己的操行品德看得重于生命。可如今,若是要保住这个操行,保持这个品德,代价就很有可能是夫君的性命,甚至是如今整个江府上下近百口人的荣辱……

“夫君。妾身不会给你任何意见。不过妾身却有句话,想要告诉夫君!”

江志轩闻言抬起头来,目光灼灼的望着爱妻,声音低沉的问道:“什么话?夫人">请说!”

“无论夫君做出什么样的决定,妾身都全力支持!妾身和孩儿们,无论如何,都会与夫君荣辱与共,不离不弃!”小小的表情无比坚定和圣洁,这几句话,虽然语气轻柔,却不容置疑!

优雅气质富二代少女

那一刹那,江志轩心中突然生出一阵阵难言的痛楚和感动: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值得庆幸的是,这件事情,暂时还不用急着去面对。因为如今已经是十二月中旬,年关将近,朝廷上下都已经准备放假过年了。这件事情再急,至少也要等到明年开春之后,才能最终定性!

这样想着,江志轩心头暗自松了一口气,有这么长时间。足够自己再三权衡利弊了。当下,江志轩转移了话题:

“夫人">,年关将至,为夫估摸着,最迟到腊月二十一二,朝廷便要放年休大假了。为夫身为父母官,不便擅离杭州。夫人">你看看,要不要回京师一趟,探望一番岳父岳母大人,还有华阴老家的大伯二伯,云枫二位堂兄等人!”

他不提,小小竟然都还不曾察觉,竟然转眼之间又是一年了。光阴可真似箭啊……

夫君的提议,让小小有些心动,虽说八月底才从京师过来。可这毕竟是年关,而夫妻二人在杭州城内又没有什么亲属,仅有一些关系较为亲近的下属。无论是这个时代还是后世,国人最为重视的,都是亲情。说实话,小小还是真希望一家人团团圆圆,和和美美的在一起过年的。别的不说,起码显得热闹、喜庆!

不过,若是要她抛下夫君独自留守杭州,自己带着儿女会京师过年,小小却又万万做不出来。微微沉思一阵之后,小小试探着问道:

“难道……夫君不能陪妾身一同回乡么?”

江志轩哑然失笑:“当然不能啦我的好夫人">,为夫牧守一州,不得朝廷的旨意,是不能擅离职守的。即便是年节亦是一样……”

小小瘪了瘪嘴:“那还是算了吧。妾身只身一人返回京师,也无甚意思……要不,咱们将爹爹和娘亲,还有钦弟,哦,还有大伯二伯等人,接到杭州来过年?”

江志轩心底,其实也是不愿意和爱妻分开的。听见爱妻的提议,心中也觉得不错,不过随即又踌躇起来:“好倒是好,可是夫人">,且先不说二位伯父伯母是否愿意过来,即便他们愿意,今日都已是腊月十四了。这一来一回,至少要二十日左右,恐怕来不及了……”

“嗯,也是……”说着,小小的眉头也皱了起来,不过很快又舒展开了:“夫君,咱们可以这样啊。派几名亲兵,骑快马赶回京师通知娘亲等人,便如同你上奏朝廷的六百里加急廷寄一般……”

江志轩闻言失笑道:“这个……好倒是好,可是会不会太夸张了点?”

小小连连摆手:“怎么会呢?咱们又不用朝廷的马匹和驿站。夫君你想啊。若是这般,从杭州到京师,至多不过四五日时间,再留一两日给娘亲和二位伯父收拾打点行装,还有十余日功夫,乘坐马车,再乘船顺流而下,足够让长辈们在年关之前赶到杭州城了……”

江志轩沉吟了片刻,展颜笑道:“好,就这么办!”说完便回头将自己的亲兵卫队长叫了过来,让其下去安排。

没想到卫队长前脚刚走。刺史府的门子又跑了进来:“老爷,杭州司马冯大人在外求见!”

江志轩诧异的愣了愣,确认的确是冯青莲来访,不由大为奇怪的自言自语道:“不是昨日才碰过头么?为何今日又来了?”话虽这么说,人却起身朝正厅而去了,走了几步又驻足停下来对小道:“夫人">,为夫先去会会冯大人,你请自便吧,届时大伯二伯,还有岳母大人过来的衣食住行,就劳烦夫人">多多费心了。不过,岳父大人和自华,夫人">就无需操心了,为夫估计他们都不会来……”

小小点点头表示知道了,让夫君自去正厅会客。自个儿将桌上的黄绸圣旨收起来,准备拿回去放进檀木箱中放好,这些圣物,都是需要妥善保管的。

回到后院,将圣旨放好之后,小小闲来无事,便真的着手安排起几位长辈的住宿来。后院房间不多,而且她们自己夫妻二人住在此处,若是再让长辈住进来,也有诸多不便。那便只好安置在别院了,好在别院的房间够多,而且格局环境也不错,最关键的是,三个宝贝疙瘩,平日里也都是住在别院的,方便几位老人家含饴弄孙,这样想着,便朝别院而去。

今日天气不错,天上甚至颇为难得的出现了太阳。因此,翠巧便带了丫鬟们,照看着丫丫和蛋蛋,在别院的草坪上蹒跚学步。两个小家伙面对面的挥舞着手臂,两条小腿打着颤。咿咿哇哇的叫着,颤巍巍的向对方靠拢。草坪非常柔软,加上拾掇得干净,丫鬟们便放手让两个小家伙自主行走,不惧两个小祖宗摔疼。其实两个小家伙已经一岁半,只要不是绊到什么东西,一般来说也不会摔倒了……

至于虎头,却只能满脸艳羡的趴在一张石桌上,看着草坪上的弟弟妹妹玩耍。他自己现在已经不能再如此玩耍了,因为随着年纪渐渐长大,老爹老妈已经开始给他下任务了。

自从得知这个小捣蛋喜欢舞枪弄棒,小小便一直在思索这事儿。思来想去,小小最终觉着,会些功夫也不见得是坏事儿,起码能够强身健体,遇到危险还能自保嘛,只要不变成那种粗莽的武夫,只会用拳头不会用脑子就成。特别是几个月前在女人坊遇到的那个姓贺的书生之后,小小就更希望虎头能够像那书生那样文武双全,那多好!对了,许久不曾见到那书生了,不知夫君将其安排到了何处……

扯偏了,话说虎头对武术的痴迷,已经可以说到了狂热的程度。出于这样的原因,小小便制定了一个相辅相成的教育措施。那就是,虎头可以舞枪弄棒,不过必须完成爹爹和娘亲规定的课业。

当然了,虎头如今才三岁,不可能去读什么四书五经。不过类似于千字文这样的启蒙读物,却已经勉强可以读了。虽说小小打心底排斥让自己这宝贝儿子去读这些枯燥的东西,可身在这样的时代,小小也无力去改变什么,因为科举是这个时代出人头地的唯一途径……

想想吧,即便是用尽心血,从小就灌输地球是圆的,天不是方的这样的思想,把儿子培养成一个科学家,在这种时代也根本就无法出头,甚至很有可能被视为异端邪说,像几百年后西方的那个伽利略一样被烤死。那样虽然可以千古流芳,可为人父母,谁愿意让自己的儿女走上这样一条危险的道路……

再加上有这样一个前无古人的三元进士老爹,家中长辈也大多是朝中重臣。虎头若是走仕途,即便不能一直飞黄腾达,也定然可以顺风顺水!所以,这些书,还是必须要读的……

如此一来,虎头的任务就开始繁重起来了。每日上午想要跟着秦师傅学拳脚,那么前一日的下午,就必须得背至少四句千字文。坦白说,这样的任务,实在是太简单了,简单到一个成年人甚至不需要花一分钟就能完成。可这对于我们的虎头大少爷来说,就有些难度了。倒不是他记性不好,也不是因为他笨,而是因为他一门心思的整天想着舞枪弄棒,根本就没有丝毫心思。若不是不背下来就没得玩儿,恐怕他连那么简单的要求都无法办到……

此时,虎头就正蹙着一双淡淡的眉头,咬牙切齿的盯着面前那一本散发着墨香的千字文,嘴里念念有词。也不知道是在背诵**,还是在诅咒,抑或是在嘀咕别的什么……

见此情形,小小会心一笑,慢慢踱步到儿子用功的亭子里,笑着问道:

“儿子,今日的功课做得如何了?千字文能诵几句?”

“回娘亲的话,孩儿已经做完今日的功课了……”虎头无精打采的答道,一双原本灵动的漆黑大眼睛,此时也耷拉着眼皮,一副惫懒的德行。其实,虎头这个小东西,从小便处处透着聪明劲儿,可是他不把他的聪明才智用到读书上来,小小和夫君也只能徒呼奈何……

“好,来,诵给娘亲听听看!”小小对儿子那副消极抗议的样子视而不见,在这件事情上,没得妥协!

“孩儿遵命!”虎头像模像样的拱了拱手,然后便摇头晃脑的开始从头背诵起来:“天地玄黄,宇宙洪荒……”虎头一边背诵,小小便拿起那本千字文,逐字逐句的跟着看……因为她自己也根本就背不了……

很快,虎头便背到“龙师火帝,鸟官人皇”这一句了,按照昨日的进度,今日,虎头背到此处,便算完成了功课。可是,虎头却还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而是继续朝下背下去,让小小微微有些惊讶和惊喜:这宝贝儿子,竟然还超额完成了任务。

虎头朗朗的背诵声音一直响着,直到背诵到“知过必改,得能莫忘”的时候,才停了下来,小脸憋得通红,似乎在努力回忆,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了。以至于大冬天的,虎头的脸蛋上竟然开始冒汗。小小的心中,已经不能用惊讶来形容了,因为虎头这一通背下来,已经将今后六七天的功课都完成了。而且瞧宝贝儿子努力回忆的模样,他似乎还想要背得更多……

听着宝贝儿子不断的重复着“知过必改,得能莫忘”,看着宝贝儿子憋得通红的脸蛋,还有他眼中倔强的眼神,泫然欲泣的模样。小小突然意识到有些不对,连忙放下手中的书本,心疼的一把把儿子搂进怀里,声音万分轻柔的安慰道:

“宝贝,娘亲的小乖乖,不用再诵了,宝贝今日已经完成了今后六七日的功课,已经让娘亲非常惊喜了,乖乖,不要再想了……”一边说着,一边轻轻拍打着虎头稚嫩的后背。

结果,虎头却哇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哭声撕心裂肺,显得极为委屈。以至于将在正在草坪上玩得津津有味的两个弟弟妹妹都招了过来……

小小有些手足无措,她突然意识到,自己和夫君,似乎都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儿子才多大?三岁!他根本就还丝毫都不懂事,可是自己和夫君,却把自己的意愿强加在了儿子头上,甚至拿儿子的爱好来胁迫他。这种手段,说起来真是有些……卑鄙……

今日,儿子之所以会如此倔强的想要一口气将那本厚厚的千字文背完。不用问,小小也知道儿子是如何想的。他就是想一口气将这些让他不喜欢的**背完,甩掉这个包袱,好开开心心的去跟着师傅习武……

听着儿子如此伤心的哭泣,小小真恨不得给自己两个巴掌。当即一边连连在儿子的小脸上亲吻,一边柔声哄慰着:

“乖乖,娘亲的小乖乖,不要哭了,娘亲和爹爹再不让乖乖背**了,好不好?哦……乖乖,来,乖乖,跟娘亲找秦师傅去……”

恰在此时,江志轩接待完冯青莲,也从正厅跑到别院来找小小。听见宝贝儿子哭得如此伤心,连忙跑过来看个究竟,听见小小将事情说了,江志轩也是一阵沉默,心疼啊……

过了好半晌,在夫妻二人的连连哄慰下,虎头总算收了声,却因为先前哭得太过厉害,还不停的抽噎。江志轩弯腰将儿子抱起来,轻柔的用袖子为他擦去脸上的泪水和鼻涕,又学着爱妻的模样,在他脸上轻轻吻了几口,这才低声道:

“虎头,跟爹爹说,现在想去做甚?”

没想到虎头接下来的一句话,又险些让江志轩和小小夫妻俩眼泪都包不住,只听见虎头稚嫩的声音说道:

“只要不让孩儿诵书,孩儿做什么都成……”

这句话,让小夫妻俩充满了罪恶感。一个三岁的娃娃,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那心中得积累了多少委屈啊……

最终,小小和夫君一道,将虎头抱到别院里面侍卫们住的房间当中,将他交给秦爽,这才让虎头破涕为笑。

在回去的路上,小小和江志轩都有些沉默。看来,在子女的教育上,夫妻俩都还有待琢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