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成视频app下载无激活码

【 .】,精彩免费!

于是,获准品酒权的小包子,用筷头蘸了点酒,放到舌尖,只一会儿,就皱起小脸,“呸呸呸”地朝桌面吐口水。

“我说辣的吧?还不信!”壮壮一脸“不听哥哥言、吃亏在眼前”的恨铁不成钢。

庄毅抢在大人前面给小包子盛了一碗汤:“兜兜快喝汤。”

“唔不系兜兜,唔小昱啦……”小包子被辣的眼泪汪汪,还不忘纠正他毅哥。

庄毅马上改口:“小昱快喝汤。”

小包子这才捧着汤碗,咕咚咕咚压下舌尖的麻辣。

大人们忍笑忍得好痛苦,结了账出了餐馆才哈哈哈地笑起来。

都是亲爹妈啊!

其中数陆大少笑得最大声。

好了伤疤忘了疼的小包子仰着脸问:“大伯,在笑什么?”

“……哦,我看到前面有个有趣的人,太逗了!笑死大伯了!”陆大少指指前方,睁着眼说瞎话。

暖光少女飘摇小花中展露动人笑颜

“我也要看!我也要看!”小包子蹦了蹦,以为是个子矮没看到,双手举高,希望他大伯抱他起来看一眼。

搬石头砸自己脚背的陆大少:“……”

再一次验证孩子不能逗,因为他们会当真。

陆驰骁不客气地笑他:“老大,我们也想瞧瞧说的那个有趣的人,不如带我们一起去吧!”

陆大少:“……”真是够了!欺负他没养过孩子所以没经验?

拉过妻子:“走!小妹!回去就生孩子!”

“哈哈哈哈……”

一家人笑声不断地回到游艇。

缴清泊位费,驶离南口港,日夜兼程地朝下一个目的地驶去。

这次途中没再逗留,物资充沛,再买冷库、储物柜都堆不下了。

到达南沙时,正好是日落时分。

绚丽的晚霞映红了半边天。

广阔无垠的海面上,仿佛铺了一层顶级碎钻,随着轻轻摇晃的细波,闪着耀眼的莹光。

没什么风,浪也极小,一切给人以岁月静好的安逸感。

游艇停了下来,大家都站上甲板欣赏此刻的美景。

不远处有几艘大型渔船,大概是来这里捕鱼的,船上的渔民奋力抛网的动作,在斜阳的映衬下,仿佛剪影一般。

“好美啊!”

“果然是应该出来走走,祖国美丽的风景太多了!”陆夫人赞不绝口,“如果说福聚岛上的日出日落是绚丽多彩的美,那么这里则是壮观的美。”

“奶奶,什么是壮观?”小包子不懂就问。

绚丽多彩这个词语的意思他懂,幼儿园里画画,老师表扬过他的画“绚丽多彩”,就是像彩虹、也像他爹单位的职工宿舍楼的外墙嘛。总之就是把所有漂亮的颜料用在一起。

但“壮观”又是什么意思呢?难道是像壮壮这样胖墩墩、实沉沉?

大人们乐了。

壮壮这个学渣也表示很乐:壮观美?嗯,一听就是好词。只要是夸的,他不介意被拿来打比方。

“来来来,我们拍照吧!”陆大少提议,“这么美的景色,不留个念多可惜。”

徐随珠想起相机不在她这里,扭头问包子爹,“我记得收着,放哪儿了?”

“我去拿。”

陆驰骁矮身钻回驾驶舱。

相机和望远镜放在一处。

沿途过来已经拍了很多美照了。幸亏带的胶卷多,要不然就错过眼前这美到窒息的风景了。

找到相机,换了一卷新胶卷,调试之后,正要回甲板,忽然,他眼角余光触到一丝不对劲。

迅速抬头,敏锐的视线透过驾驶舱的窗玻璃,犀利地投向前方海面。

只见前方海天相接处,出现了一条与海面垂直的白线。

白线的最顶端连着云层,那云层厚厚实实的,占据了一半的天空。好似太厚了、不堪承受,因此往海里渡了些,由此形成了这条垂直的白线……

不!白线在变粗!

陆驰骁捞起望远镜,仔细看了几眼,神色一肃。

就这么一小会儿工夫,白线已经壮大成了一条云柱。

“不好!”

他心下闪过一个念头,来不及细想,先把甲板上的家人喊进来。

“发生什么事了?”等着合影的大伙儿感到纳闷。

“没时间解释,赶快进舱。”

陆驰骁一手一个先把孩子拎进舱内。

其他人见他神色不似开玩笑,配合地返回内舱,并听从他的吩咐,进来后关闭所有舱门、窗户。

上顶层景观台关窗户的小许下来问:“二少,是龙卷风

吗?”

“怀疑是。”陆驰骁点点头,指指驾驶舱窗玻璃望出去正对的白色云柱。

如果是龙卷风,那就不是云往海里倒了,而是在从海里吸水,吸力小还好,大的话……“但愿别往我们这里来。”

陆夫人顿时吓出一身冷汗,搂紧身边的宝贝孙子:“龙卷风?就我们昨天吃饭时,隔壁桌提到的那个吗?”

“妈,别慌。”陆大少搂搂她肩,安慰道,“龙卷风不像台风,虽然破坏力大,但影响范围很小,离我们这么远,不会有事的。”

话音刚落,那吸水的白柱陡然壮大,从下往上,仿佛一朵盛开了的喇叭花,受影响的范围陡然增大。

游艇开始摇晃,并且随着一波高过一波的浪头,晃得越来越严重。

四个孩子就近被小伍、小许牢牢护住,免得摔倒磕碰到。

陆驰骁记得驾驶舱的墙面有几组安全带,于是让大家贴着墙站好,扣住安全带。

可船只颠簸,走动的时候很容易摔倒。

陆战锋稳了稳身形,想要扶住夫人。

“爸管好自己。”陆大少一手搂着妻子、一手搀着母上大人,扶她们靠墙站稳并抽出安全带扣上,这才忍不住骂了句脏话:“妈的这东西长耳朵的吗?刚说完就打老子脸……”

徐随珠悄声问给孩子们系紧安全带以后转身来给她系的包子爹:“有没有把应急保护装置开起来?”

“开了。”陆驰骁点了一下头,示意她别担心,“顶多就是风浪大,船只颠簸些,过会儿就好了。”

然而,他的预测和兄长一样,话音刚落就被打脸。

风浪不仅没小,反而铺天盖地袭了过来。刚系好安全带,游艇被浪头重重掀起又落下。